杰克韦尔奇的继任者伊梅尔特为何要将房地产业务砍掉?

导言:1878年,爱迪生创立了爱迪生电灯公司。1892年,爱迪生电灯公司和汤姆森-休斯顿电气公司合并,成立了通用电气公司(简称GE)。上世纪90年,它一度成为美国市值最大的企业;2008年,还是全球五大上市公司之一。

2020年3月2日,84岁的通用电气(GE)前董事长兼CEO杰克·韦尔奇(Jack Welch)逝世,令实业界和管理界痛惜,在实业界他创造了无数传奇,在管理思想界也留下了许多弥足珍贵的话语。

作为像笔者一样从管理学出身的众多朋友来说,杰克·韦尔奇曾经是书上和市场上的经典,让大家吸取了很多有效的营养。

比如,他提出的“数一数二”原则和“股东价值”,算得上是他在管理思想上创造的最大资产;以及活力曲线、无边界组织等理念,及其大力推广六西格玛等等,一度以来引领了国际管理界的企业运作思潮,给国内外企业界带来了很多新的思维,推动了各自的发展。

睿诚研究院写作本文,一是纪念薪火传播者、韦尔奇先生;也是从他及其继任者的思维和经历中,去找到可以借鉴的方法,以便咱们换个角度和视野来观察当下国内房地产的发展。

杰夫·伊梅尔特,1982年加入GE总部市场部;2000年11月被任命为通用电气公司总裁兼候任董事长;2001年9月正式接替杰克·韦尔奇出任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;2017年6月20日退休。

在近期,中信出版集团发布的相关文章中,言及了他们对韦尔奇的爱和感谢,如:

“1960年,韦尔奇上任伊始,就开始物色接班人,同时他让一些不起眼的边缘业务得到了扩张,尤其是在金融领域。GE金融很早就成立了,在韦尔奇任期发展到巅峰。GE金融不再仅仅是制造业务的支撑作用,GE进入房地产、保险等非银行金融业务,这些业务也成为GE最重要的营收和利润来源”。后来,伊梅尔特曾对董事会成员提出,他认为GE就该好好搞工业,而不是变成一个“财团”,他曾明确表态“GE真正的力量在于它的工业工程,而不是金融工程”。伊梅尔特任职16年,离任时GE的市值跌回到了900亿美元,公司业绩在道·琼斯工业指数股里排名倒数第一”。

睿诚研究院近期也查阅了许多资料,我们发现,真实的情况并非中信出版集团文章及他人所说那样。

2007年,GE通用汽车销售量达到936万辆,居全球第一,可也创下了历史性亏损记录,其亏损额高达387亿美元;

2008年11月,GE亏损25亿美元,股票跌落24个百分点,每股单价仅为1.06美元,德意志银行将其股票从“持有”降级为“出售”;12月2日,通用公司紧急向美国贵会申请250亿美元紧急救助贷款,以帮助其走出困境;

2009年,2月20日,通用汽车收盘市值约10亿美元,而当天的中国东风汽车收盘价为4.2元,按总股本20亿来算,市值就超过了通用;当年6月,GE负债达到1728.1亿美元,远远超过其822.9亿美元的资产;于是在6月1日,通用公司向纽约破产法庭递交破产保护申请,正式进入破产保护程序;

其中,尤其是2008年,受美国“次贷危机”的影响极其严重,如上,GE几乎到了破产的“至暗时刻”。再简单介绍下2008年的惨淡境遇。

2008年12月3日法国“费加罗报”报道,通用公司因其业务多样化被看作美国经济的晴雨表,由于受集团下属金融业务收益出现快速恶化的影响,该集团再次调低2008年业绩预期。调整后的净收益预期为180亿美元,之前曾预期195亿到210亿美元,而最初预期为230亿美元。通用公司同时还宣布将采取措施应对危机,主要是将花费10亿到14亿美元来进行重组。公司领导层未透露员工裁减数额。重组涉及部门主要是金融业务部门,即通用资本(GE CAPITAL),该资本第三季度的收益损失了33%。

另据美国作家艾米戈德斯坦的记实作品《简斯维尔》一书所记载:2008年,美国次贷危机爆发,并进一步引发全球性的金融危机。这一灾难对美国股市的打击不亚于1929-1933年的大萧条,对实体经济也伤害巨大。这次危机中,美国最大的汽车公司——通用汽车(General Motors,GM)——不得不通过破产保护的方式自救。而他们自救的方式之一就是大量关闭工厂和裁员。

通用汽车在美国不同地区建立了工厂,简斯维尔是其中历史最悠久的一家。但当通用汽车的危机到来,简斯维尔地区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之一,因为通用汽车决定关闭这里的生产线日,据路透社相关新闻报道,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美国通用电气(GE)(GE.N)接近达成一项协议,将持有的300亿美元房地产资产几乎全部出售给黑石集团(BX.N)和富国银行(WFC.N)牵头的一家财团。

通用电气一直在逐步退出在全球的地产投资,集中精力改善工业产品销售的利润,这些产品包括飞机发动机、发电机、电网设备以及油田设备。通用电气工业部门的利润今年预计至少增长10%。

美国通用电气(GE)2015年4月10日,宣布将出售总额约为265亿美元的房地产及相关金融资产。美国投资公司黑石集团(Blackstone)将从通用电气收购大部分房地产,而美国银行业巨头富国银行则将收购部分与房产相关的金融资产。通过这一举措,通用电气将推动“去金融化”的经营改革,加快回归制造业的步伐。

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杰夫·伊梅尔特在2015年4月10日发表的声明中称:“(这次出售房产)是GE为提高竞争优势而迈出的一大步。与产业领域的增长战略一致。”今后,该公司的金融业务将只保留工业设备租赁和融资等主业的辅助业务。

当时的次贷危机,在冲击了美国的金融机构之后,就是重挫了美国的实体经济,如汽车行业成为了当时美国经济的重灾区。那时的通用汽车,虽然其销量居世界之首,然而2009年4月底以来,其市场份额急剧缩小了56%,从130亿美金锐减到不足60亿美金,销量严重下滑、原材料成本上涨等导致利润大幅缩水;其股价也降至54年来最低水平。

如上,通用电气的金融业务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受挫,曾一度陷入资金筹措困难的窘境,一度不得不减少分红。

为避免再次遭遇类似事件,而给GE带来致命的打击,伊梅尔特大刀阔斧地于2015年将房地产业务砍掉,以免再受其牵连,全心致力于汽车工业的发展。

如上所述,08-15年间,房地产业务一直在GE各大业务中的价值下降,如GE房地产部门2014年营收下滑24%,部分因为房地产出售的净收益减少,即使在挺过金融危机后的2014年,美国房地产业无大的起色,在逐步趋稳之中,房地产的营收和盈利能力大幅缩水。

通用电气曾经提出:在2016年前,使金融业务占营业利润的比率缩小至25%(2014年为超过40%)的方针。而在2015年4月10日又明确了到2018年,使这一比例缩小至10%以下的目标。这次出售房产也是金融子公司—GE Capital压缩业务的一个环节,将促进“去金融化”的经营改革。

2015年撤掉房地产、2016年压缩金融业务,都昭示出GE在整体去金融化方面步伐加快,将在其整体业务结构中占比不超过10%而变成个位数,截至去年12月31日,通用金融(GE Capital)持续经营相关资产总额为4,990亿美元,房地产占到其中的约7%;其金融业务迅速回落,可见GE整体回归主业的决心之大,也因此有了近两年汽车销量的回升。

国内外有相关分析认为:“股东利益至上”和“数一数二”原则,让企业过度重视市场份额和市场规模,其实二者如出一辙,就是高度重视“短期财务表现”,对于企业的长期发展颇为不利。

例如,2009年韦尔奇意识到,股东利益会强化短期主义导向、损害员工的工作热情、过于关注利润而损害客户利益、榨取价值而非创造价值,韦尔奇也做出了自我批评:“股东价值是世上最蠢的想法”。

2019年8月19日,“商业圆桌会议”颁布了新的《公司宗旨宣言书》,181家美国顶级公司CEO呼吁企业应以创造美好社会为首要任务。股东利益的至尊地位至此轰然倒塌。

与“股东利益至上”同时遭到质疑的,是韦尔奇提出的“数一数二”原则。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创业管理实践教授龚焱就曾指出,争取股东利益最大化和只做行业第一第二,为GE日后的衰落埋下了祸根。这类批评在GE发展的鼎盛时代就曾不绝于耳,《》等媒体也在剖析GE时,批评韦尔奇管理思想带来的负面影响。

伊梅尔特受制于韦尔奇的一些想法,多年来未跳脱出来,2001-2007年,伊梅尔特在沿用韦尔奇的方法,08年未转折点,受金融危机重创而引发其反思;08-15年,终于看不到希望而毅然放弃房地产和金融而使之比例降低到个位数,不再寄希望于此。从高周转和曾经高利润的短期类业务中,逐步回转到可长期发展和可靠盈利的制造业等业务中。

从1892到2020年,近128年的历史过程,GE的传奇就是一部鲜活的商业运营画卷,在制造业、房地产、金融、企业管理等方面皆有不少值得参考和反思的地方。

可以说,GE的历史,是企业的发展史、也是产业和商业的演化史,更是国际经济的变迁史。

GE的故事,只是人类经济发展长河中的一朵浪花,它的起伏跌宕,也跳不出产业发展规律的制约,任一行业都将经历萌芽、起步、发展、转折回落、修正后上升、平稳等阶段,古今中外,人类都认为,天地万物皆有其本质规律,就经济学和产业相关理论而言,其间的本质和核心价值只有一个,就是回归价值本质,用物理和数学的现象来解释,就是波峰与波谷之间的那条平衡线。

GE曾经达到行业的顶峰,2008年跌到谷底,是偶然也是必然。盛极必衰,否极泰来,其中,事物的本质价值规律,才是调控一切盛衰的那个看不见的手,古代荀子曾说,“天行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舜亡”。

在国内外产业和学界等,经济周期理论众多,这也是人类认识经济领域的见解,也是对产业发展规律的解读之一。

就伊梅尔特的去地产和金融的历程来讲,是企业经营的具体形势使然,不知是否洞察了这一产业规律下的决断,我们不得而知。

睿诚研究院观察国内的房地产业的发展历程,其路径也逐步趋向于产业规律的道路。在40年的发展过程中,也经历了生、发、转和稳的四大阶段,相对于GE和国外的发展来说,只是我们的历史从起步到当下,其时间不足半个世纪,转换的速度更快,与近期国际经济大势基本同步,也说明了中国经济在国际经济体中日趋重要,不再处于边缘地带而风雨不浸了。

那么,再回过头来理解国内房地产目前及未来的走势,就不再诧异了。大道趋同,中国地产也必将回归本质规律轨道。

韦尔奇时代,身处高速发展阶段,故能一路高歌;伊梅尔特,路遇危机阻碍,7年反省,痛下决心斩地产去金融。

于今,中国房地产业也在重复国外产业的发展历程,难以偏移人类共同的产业本质规律而做到独善其身。

商业史,就是企业文化史。古语云,各领风骚数百年。哲学上讲,人的主观能动性,有其巨大价值。爱迪生、韦尔奇、伊梅尔特等,在GE的百余年历程中,造就了三个不同时代,继承和取舍,谱写了不同时期的篇章。GE如此,那些能够基业长青的企业或机构皆是如此。

伊梅尔特挣扎了7年,终把房地产等砍掉和压缩,是新时代发展下的必然动作,也是其管理思想不断成熟的表现之一。

在企业运营过程中,没有谁能包打天下和开万世基业;需要与时俱进,方能于波诡云谲中,不断开创新的天地。

反观国内房地产企业,尚有部分人心存侥幸,继续躺在行业和前人的温床上缓慢爬行,欲以螳臂当车之心思去捕获自己的春天,难!!

人为万物之灵,有什么样的思想,就会有什么样的世界。管理理念和思想的行之有效,必将基于一定的条件,当条件和环境发生改变时,继续抱持之,反而会成为镣铐和负担。

只有真正洞察了事物发展的本质规律,并清醒依循未天地圭臬的运行哲学等,才能不断精进我们的思想和发展各自的事业等,爱迪生只生发两位GE这个企业,韦尔奇通晓了一段时间内的发展趋势并借机发展自我,伊梅尔特彷徨7年才认清自我等,他们的行为皆未脱离本质规律的干扰,不然,GE可能也就不存在了。

百余年的市场实践和不同人的思想与行为叠加等,GE作为国际内的知名个案,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有效的参考,智者当会有所得。

国内房地产的发展,是产业行为、亦是企业行为、也是核心管理人员的思想行为;所有的一切,终将回归到哲学的层面。短时间内、个别企业和人的行为轨迹,只是万物本质规律和哲学空间内的一个个离散粒子的光点,不足以影响大局,不能有效驾驭规律等,要么消亡、要么只成为短暂的灿烂烟花。

对房地产,GE韦尔奇大行其道、伊梅尔特咬牙断臂,是国际性企业、产业、人物等的步伐与足迹,其间揭示了事物的“生、发、变”和人类认知中的“察、知、省”两套法则的运行规律,知之者,能造就一定的繁荣;逆之者,则必然会头破血流,难有未来。

前车之鉴,不可不察;GE的百年变迁,以及他国房地产的发展历史和教训,皆是中国相关产业和企业有效进化的养料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